添翼学院

位置:主页 > 名师访谈 >
李忠华老师访谈——名师是伯乐,让学生受益的不仅是分数
作者:添翼学院    来源: 添翼学院 点击:

     李忠华,小马过河首席阅读讲师,授课激情充溢、人文底蕴丰富,注重融合东西方文化精华用以启发学生的精神成长。被称作“中国青少年国学培训教育第一人”。曾任教于北京新东方、广州新东方、深圳新东方;此外,还曾在大专院校从事专业国学教学与研究。游学南北名校,师从古今圣哲,精通诗词曲赋,恋爱东西文化,专研甲金篆隶,并执着地追求教学艺术的更高水平,擅长解读《论语》、《三字经》、《孟子》、《老子》、《庄子》、《易经》,在国学经典诠释方面有相当重要的影响。
       下面我们有请李忠华老师为大家分享一下他的经历,希望这些经历能给广大的教师、家长、学生一些启示。
主持人:听过您讲课的学生对您最大的评价是,风趣幽默,而且富于激情,特别有感染力,你的这些特质从何而来?
李老师:激情是源自于对语言的热爱,当一个人对某种东西很痴迷的时候,他就会展现出比较疯狂的一面。而我对文字和语言有极强的热爱,所以它展现出来就是大家所看到的激情,尤其是托福呀SSAT呀,每看到这些文字出现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的狂喜。
主持人: 我了解到李老师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对古典文学颇有研究,你怎么看?
李老师:文字呢,我喜欢那些一般别人不大愿意去琢磨的东西,比如说甲骨文、希腊文、楔形文、埃及的象形文,有好多东西都已经消失了。虽然他们都不在这上世上了,但是他们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那种古老的光辉还有着现代文字的光辉。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有才华的,有个哲学家不是说过“每个人都是一个诗人”,我只不过认为我的生命有三个圈子,第一个圈子是我和家人的圈子。第二个圈子是我在我的课堂上,那是一个我最自由、并且完全是可以驾驭我自己灵魂生命的空间,所以在那个时刻我很幸福,当然就产生了刚刚我们谈到的那个问题,在课堂上我很有激情,很疯狂,因为我回到了自己,当然是疯狂的。第三个圈子是和自己最挚爱的事物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和课堂有所不同,也就是我所热爱的文字。才华这两个字可以赋予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强的potential潜能,虽然潜能高低不同,但是人人都有才华。所以我不觉得我在文字方面有多大的才华,我只不过是用文字来记录我的生命,而我比别人可能更加的热爱文字一些。
主持人:你刚才说,人人都有才华,那么你是不是在教书的过程中,比较善于发现学生身上的亮点,发现他们的才华,你很善于把他们挖掘出来,来培养他们?
李老师:这就是我生命当中到目前为止在教师生涯里最开心的事,每一个学生无论他的英文水平怎样,他们都有自己的才华,我可以闭上眼睛想起他们的面孔来,我知道他们有独特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有的人钢琴特别厉害,有的人对语言比我还要敏感,有些人特别喜欢冒险等等。每次我看到这些孩子身上的潜能,我就会采取引导的方式去帮助他。因为,语言只是一种工具,而发现这些孩子身上的潜能,并让他们去发展自己的潜能,对孩子来说意义重大。每个孩子走进我课堂的时候,是以英文的方式进来的,而他们那些闪光的地方我总能发现的到,所以这也是我觉得最幸福的地方。
主持人: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教师这个职业?
李老师:首先呢,我觉得教师是一个很圣神的职业,就像在希腊时期大家觉得doctor和surgeon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因为他们能够掌握人的生命。而从某一种角度来说,教师掌握的不是人的生命,而是人的灵魂。因为,灵魂比生命更重要,没有灵魂的生命他就不是生命,是行尸走肉(walking corpse),应该说教师是灵魂的守护者,就像印度的神话中认为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黑色的小猫在look after照料着,老师的职责也就是守护和培养,栽培一个人的灵魂,因此它当然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他似乎比医生更加的重要,医生照料的是我们的physics(健康),而教师就不一样,英文叫做educator,educator的意义是职业,educa是职业,而后面的tor我们可以叫做为人,因此一个真正的教师,好的教师应该是领进学生进入他自己的教授课堂之后,并且能指引他走向光明,走向更加纯洁、清澈、单纯的灵魂,而后让他拥有一颗非常热爱生命的心。
主持人:听了你的谈话,我觉的你是一个特别有思想的人,能不能谈一下你自己的价值观?
李老师:我很喜欢一句话,是康定斯基的,“所有源于心灵的都是美的”,我每次总给这句话加一句“听心灵底处的声音”。可以说,我很喜欢有思想,也不喜欢有思想这个说法。有思想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哲学上的一个词,叫爱智慧,因为智慧就是思考出来的,其实我挺愿意做个爱智慧的人,叫爱智者,也可以说是有思想。第二种有思想是指和别人有不同的想法。我只是觉得人应该常常想想和智慧有关的事情,所以爱智者就挺好的。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做个诗人,做一个流浪的诗人,也许那个日子将不远了,也许那个日子还很长,反正我一直期待着。
主持人:您教过那么多年的书?能不能分享一下哪些记忆深刻的教书经历?
李老师:其实很多很多。我从1999年开始教书,已经13年了。我先说一个2001年我教过的一个学生,那时候我在吉林艺术学院教书,他是表演系的学生,毕业的时候签了一个电视剧的男一号。结果,半个月之后,对方就告诉他换人了,他立刻就给我打电话说:“我完了。”我那时在深圳,我就对他说:“那你来深圳吧,你的口语那么棒,其实当时他的口语不怎么好,他当时的词汇量也就1000,但是我觉得他有潜力。他就给我说,我不行,摆了一大堆的困难。我就告诉他一句话:“你明天来吧。”然后他就来了,一个月之后,他就成了深圳新东方的一个老师,现在成了一个全国知名的英语老师。还有一个孩子,就是我在广州的某一所高中教书的时候,我曾经在课堂上说,我给你们一个建议,你们现在高一尽量好好学英文,当高二的时候你们就给我学一种新的语言,比如日语或韩语,当高三的时候再学一门法语或德语,这样人生就更加的丰富多彩了。没想到真有个孩子他就这么去做了,高二的时候,把日语学得很棒,高三的时候又把法语学的很帅,然后大一的时候又把德语弄得很帅,他现在呢就是每天过得很幸福。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言语也许它会有一种力量,有时候他的力量是超乎人类的想象的。
主持人:你讲的第一个学生你是怎么判断出来他是很有潜力的?我听了你这段话,感觉你有一种做教师的天赋,你觉得做一个好老师应该具备哪些品质?
李老师:一个对语言很敏感的人我可以看出来,他说这种语言的时候的激动,因为他是带着爱去说语言的,另外一个呢就是他对文字的领悟力。我是一不小心做了老师的。我认为教师是天生的,有些人他一直做教师其实他不适合做教师,因为他并没有从中获取快乐,而我这十几年里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在课堂上,因为在课堂上我是最欢乐的,我把最善良、最开心的日子全留在了课堂上。
主持人:我总结了两点,你能做一个好老师的天赋就是,你很有爱心,你是一个伯乐,很善于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这也就是做一个好老师应该具备的特质,你觉得对不对?
李老师:你说我有爱心,“爱心”这个词被好多人去谈论,所以我不喜欢别人谈论太多这个词,我很愿意说我很善良,善良是一个比爱心更好,和爱心类似的词语。另外一个就是伯乐,我并没有想到我会影响谁,也不期待着影响谁,我只是觉得人世间会有很多灵魂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相识,只要你遇见了那个人,那个人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了一些像空气一样,让你捉摸不透,但是又有总是让你忘不了的东西,我觉得那个人才没有白活。他在你面前只有短暂的几天或短暂的几个月,但是那几个月总是让你回味无穷,你就觉得那几个月是生命中很重要的日子,因为那个生命,那段时间你遇见了另外一个生命,那个生命可以知道你,那个生命可以超越他有型身体之外的无形的东西,那是一个相当美的,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不是做伯乐,而是做一个真正的自己,真正自由的,有着完整灵魂的自己,和另外一个灵魂,还不太完整,但是他渴求完整的灵魂相遇,在这段时间创造奇迹,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教师该做的事情。有的时候,无形的东西要比有形的东西更有价值。我的学生在来到我课堂的时候,他不仅仅是阅读得了满分,这个只是外在的,而更重要的是内在的东西,是他在这段时间里知道了生命是什么样的或者知道将来他的心往哪个方向发展。
主持人:听说来小马过河的学生都被你改变了,他们有变的开朗的,有变得上进的,您是怎么做到的呢?
李老师:我认为一个人总有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很擅长的地方。你要有一个善于发现那个孩子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像伯乐。
主持人:你平常遇到那些比较调皮的、捣蛋的、有个性的学生你是怎么教他们的?
李老师:我就特别喜欢这样的孩子,因为他们的与众不同。因为他们有一些优秀的地方,我会看到他们那些优秀的地方,从他们优秀的地方和他们一起探讨,然后再进入到我的课堂来。也就是说,所谓的捣蛋的人是不存在的,而有的时候捣蛋的人一定是最有智慧的人。有两种捣蛋者,一种是行为的捣蛋者,一种是思想的捣蛋者,这两种都是有一种极强的创造力的体现,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创造一些东西,有些是在课堂之内,有些是在课堂之外。比如说,我有8篇文章,总有一篇是他最喜爱的,我就从他喜爱的那一篇切入,切入之后我们俩就共同完成了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是我们俩个共同的作品,对他来说,对我来说都是充满意义的。对于一个所谓的捣蛋者,对这种有重大意义的文本和课程,他一定会记忆犹新,这对他的生命来说应该是不同的,因为大多数人会采取一种否定、不赞扬的方式,而我会和他一起走近他内心中,我们俩都能够共同融合的世界,这样我们俩就共同创造了作品,他不可能就忍心去打破这种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作品,因为这个作品是用心浇灌出来的,它一定有美的地方,我们已经开始共同创造作品了,那么后面的作品当然也就可以很好的表现出来了。听话的孩子是特别善的,他们有善的一种素质;不听话的孩子有一种怪才的特质,他们一定有一个领域不同于那些听话的、善的孩子。所以,其实就是和不同的学生来完成不同的作品,有些作品是非常温柔的,另外一些作品透露出一种脱颖而出的气质,所以其实都是美好的。
主持人:像您这样特别受学生崇拜和欢迎的老师,为什么会选择在小马过河落定,能说一下原因么?
李老师:首先,我很喜欢小马过河这四个字,他很可爱,小的时候就熟悉,然后也特别喜欢 小马,他的很Q的地方就是能记得这个小马年轻的时候,就像马骏年轻的时候。所以对这个可爱的东西你的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我就喜欢,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感觉。而“过河”的“过”是超越自我,而“河”呢就是人生,“小马过河”就像是一个领导者,领导着千军万马,让这些马全过河了,有一种大将军一样的气魄,领导着千军万马,你会有一种幸福感,因为他们都过河了,这个过河一个是去了美国,另外一个是人生的这个阶段的结束,总之“过河”有着很深的哲学的意味,就像此在世界和彼在世界,在我的课堂上是“此”,而“彼”是一个更美好的一个世界,所以我就很开心